叶啤

【授权翻译】五次维克多吃醋了(然后一次勇利意识到了)part 1

Five Times Viktor Got Jealous (and the one time Yuuri noticed)

作者:braveten

五次维克多吃醋了(然后一次勇利意识到了)


授权如下: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9112372

声明:文章一切权利属于作者大大,我只是翻译码农。喜欢的朋友请到原地址给作者点小红心留言哟!

第一次翻译,有些地方实在不知道怎么翻通顺就意译了嘤。欢迎批评指正共同学习进步嘻嘻!

全文一万多词略长,放上第一部分,剩下的翻好后一次性放出(大概)


1.


勇利很可爱,但也令人困扰。


(他诸多令人困扰的特点之一就是他的天然呆。)


此时此刻,他们已经在长津的一家当地餐馆待了一个小时了,并且侍应生正在烦着维克多。烦到他快疯了。


事实上,不是——那个侍应生。那个侍应生是如此惹人暴怒以至于他值得一个冠军头衔。(以及脸上的一巴掌。但是维克多并未送上后者,有鉴于社会模范。尽管他考虑了。)


而勇利仍然没意识到。


侍应生用日语问了些什么,然后勇利灿烂地笑了。维克多只是稍微更加用力地把他的手指刺进自己的大腿。他日语并不非常流利,但他已经捕捉到了“水”这个词,并且猜到侍应生在询问要不要把勇利的饮料重新加满。一个无辜的询问,那么为什么勇利有必要做出那份表情?那副让侍应生仿佛是整个宇宙最重要的那个人的表情?


勇利伸手要把杯子递给侍应生。


(侍应生在同一时间伸出他的手,因为这就是那个侍应生故意的,勇利不知道吗?)


他们的手相碰了。勇利红了脸并嘟囔了声抱歉。侍应生尴尬地带着杯子匆匆走开。维克多绝望地试图抑制住追击他的诱惑。


“那侍应生跟你说什么了?”维克多一会儿以后问到,尝试保持他的声音随意,冷静,镇定。所有那些不错的以“C”开头的单词。【注:作者是暗示维克多内心正在用crap爆粗】


他们已经把翻译的方法变成一种习惯了。每当有人用日语说话,勇利会要么自觉翻译,要么等维克多开口要求。“他只是问了我要不要多点水。你还好么,维克多?”


也许最糟的部分是那个侍应生,某种程度上,是迷人的。他有及肩的黑发和轮廓分明的下颌线。他看上去强壮,但不是维克多的那种强壮。


维克多眨了眨眼,视线扫过对桌的男人,他正身体前倾,眼中关切明显,“我很好。”


勇利并不信他,但没有继续那个话题。“你对自由滑的音乐有什么看法吗?”


侍应生带着饮料回来了。他将饮料放在桌上并逗留略久。(维克多瞪着他瞪得略狠。)明显心绪不宁地,侍应生再次离开了桌子,眼睛紧张地从维克多的飞速离开。


“怎么了?”勇利问。


维克多只是对他微笑,向后靠去并一手梳过头发。“什么怎么了?”


勇利看起来困惑得可爱,但他摇了摇头,继续。“没什么。我们能聊聊自由滑吗?”


“我喜欢那个音乐,”维克多答到,神游了。勇利真的不能发现有人如此明显地被他吸引的时候吗?这是不是意味着他对维克多自己的求爱一无所知?整整这么久了,他的公然引诱一点用都没有吗?


“好的,”勇利回道,看起来松了一口气。“因为我之前一直在想这个,我觉得它有可能可以很好地补充Eros。这两首歌非常不一样,但我觉得挺好的。这可能给我一点优势。”


“嗯哼。”


勇利在他的座椅里动了动,皱着眉。“维克多,你在听我说话吗?”


维克多舔过他的嘴唇。“当然啦。”


他们的菜终于上了——上菜的不是那个侍应生,维克多高兴地注意到——然后谈话在进食中模糊了,勇利在吞食面前的菜肴时偶尔发出可爱得不正当的声音。


当他们拿账单的时候,侍应生故意把账单递给勇利。


(维克多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他不确定自己是惧怕还是期待着勇利的反应,但是无论是什么,他恨那个侍应生。恨死他了。并且希望自己的日语流畅到自己可以亲口告诉他这点。)


勇利惊讶地看着夹在账单小黑折子里的多余的那张小纸条。那张整洁的便签上有潦草写下的号码。他一时间内一句话也没说,只是拿着它反复翻着,仿佛不相信它的存在一样。“为什么有这……”


维克多抗拒着用最基本的术语向勇利解释刚才发生了什么的,亦或是把他的脸埋在双手中的每一次冲动。反之,他只是静静等待着对面的男子慢慢理解。


“噢。”他的双颊晕上一抹浅红,笨拙地弄了一会儿那张纸条,仿佛不确定该如何处理它。最终,他把它塞进了口袋,而维克多想要强硬地将那张冒犯的纸条拿走并撕成碎片。他用尽所有努力待在自己的那边桌子。勇利清了清喉咙,拽了拽衬衫的领子。“嗯,我们要不要分开付?”


“好啊。”


侍应生回来拿账单了,而勇利对他微笑了,甜蜜又无辜。侍应生回以微笑。维克多想吐。这就像一部垃圾爱情喜剧片的开头。


“你有点鼓励了他。”维克多在他们离开参观的时候指出。


“什么?”


维克多翻了个白眼。“那个侍应生。那个给你留下他的电话号码的侍应生。”


“我……我不是想要……你觉得我鼓励了他?”勇利问道,吓到了。“我只是在表示友好。”


而,讲真,那就是问题的核心。


友好对于勇利来说意味着变得讨人喜爱,意味着变得无可挽回的完美,意味着让房间里的每个人注意到他而他自己根本就是无意的。这意味着变得偶然的轻浮,意味着让周围的每个人对他陷入爱河。仅仅是他的存在就能导致不可避免的间接伤害。


那就是问题。而那也是维克多爱他的原因,更是当他离开参观前最后一次盯了侍应生时他的指关节发白的原因。


“好吧,他会克服的,无论如何。”维克多叹了口气,感觉勇利仍然被吓到地凝视着他,希望他们可以换个话题,希望他可以把那个愚蠢的、漂亮的侍应生的影子从脑海中移去。


“我应该去道歉吗?”


维克多撅起嘴,想象着那个画面。尽管他想看勇利伤透那个男人的心,并且声称他对自己事业的不朽的爱(希望还有对他教练的),他也想让勇利离那个男人越远越好。“不用。”


当他们走回冰之城堡时,两人之间尴尬地沉默着。


“你在生我的气吗?”勇利问,他的声音充满忧虑,比往常要高,而维克多退缩了,意识到自己让勇利停留在身边的不懈努力反而意外将他推得更远。


“不,完全没有,”他答道,对他微笑的同时记起了口袋里的那张纸条。“我怎么会生你的气呢?”


“你从餐馆回来一直很安静。事实上,即使在餐馆里你也表现得怪怪的。”


“没事啦。我只是有点累了。”


“唔,好吧。”


晚些时候,当勇利换掉牛仔裤开始上冰练习的时候,维克多找到了更衣室的牛仔裤,把纸条从口袋里拿走了。有一会儿工夫,他瞪着那些号码,思忖着处理这种情况的最有道德的做法。


(他把纸条撕成十块,在让那些细小的碎片飘进最近的垃圾桶前。)


(有道德?也许不。爽?非常。)



评论(16)

热度(789)

  1. fan叶啤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