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啤

咕咚扫文录。

牧羊少年的不奇幻之旅:

 写在前面:


扫文分享,个人偏好十分严重,标准是不看赔钱。


不推BE不推BE不推BE!


爱都属于咕咚和太太。不妥请私信~


补充:


非整理类扫文,不分类不排名全都是爱!!!


至2018/3/11共录65篇文章,即时更新,今天也在努力做咕咚的尖叫鸡!




3.12补充:被屏了,建议保存备份




3.15 新增4篇,感谢评论推文!


大家如果转载的话最好设置仅自己可见,不然怕又被屏啦












《惊魂记》一颗杏鲍菇





“今晚需不需要陪床服务?”



 




《当格兰芬多的顾顺拿到了福灵剂》我是卷毛


    hpAU





“格兰芬多的顾顺从魔药学教授手中赢得了一小瓶福灵剂!”







《My soul mate》黑云压城城欲摧





“要是能遇到soul mate,就能看见颜色了。”







《告白》我杯茶





“晚饭的时候,李懂再一次察觉了顾顺的不对劲。“







《感冒》我杯茶





“他觉得感冒是一种很容易痊愈的病,喝了药再蒙上被子睡一觉,上午降一度,下午降一度,他很快就会退烧,最迟三四天,照旧活蹦乱跳。

   但他陷入另一种疾病,来势汹汹又无药可救。”      





《吃醋》小太阳





“好像李懂有个女朋友最近经常来看他,上面都批准李懂把人带进来了。”





《第一百一十一夜》七叶原





然而当他看到这颗星球上唯一的一株生物时,心跳竟奇异的平复了下来。


 


一株用玻璃罩罩着的玫瑰。







《恐惧》一曜





“恐惧和人类脑内的杏仁核有关,感到害怕的时候,杏仁核会促进人体分泌肾上腺激素。肾上腺激素是控制人体面对危险的应激反应中最主要激素。而在性体验的过程中,肾上腺激素的水平也会增加,使人心跳加快。这一事实在某种程度上暗示,恐惧和性体验具有一定的相关性,可能会相互转化。”







《烧灼》一曜





“蛟龙上下除了顾顺都被李懂拉着看了一遍,所有人的眼神都只是普通的目光而已。”





《猎人与兔》爵sare





“去你妈的顾顺搞对象是搞对象,我又不是你拴裤腰带上的兔子,跑不了!”


“管你是不是兔子都不会让你跑!”







《男朋友变成兔子了怎么办?急!在线等!》【随便磕磕】





“李懂,你怎么长耳朵了?!”







《努力加餐饭》毕竟头顶西兰花。





“弃捐勿复道,努力加餐饭。”爱你的人总关心你没吃饱。







《糟糕情书》易个球





“乱七八糟的想,万一你结婚了怎么办,不原谅我怎么办。后来决定还是来看看,万一刚好赶得及,刚好办婚礼,我还能抢个亲。”


“那我真该让你多担心一会儿。”







《转发抽奖》美国甜玉米





“只要有理想,非洲酋长能中奖。”







《战友与爱人与猫》db-halfaheart





“咱们这一生,有这三者就足够了。”







《不知远近》db-halfaheart





五次顾顺想亲吻李懂,一次他做到了。







《梦魇谈话录》db-halfaheart





“你到底做什么噩梦了?”







《请对罗星好一点》天魔黑兔mo





“罗星无奈的躺在医院病床,欲哭无泪。“







《居高临下》瓦咩


PWP!





顾顺挑了挑眉毛,大乐道:“怎么,还想让我的甜言蜜语把监听那哥们儿也打动?再说了前两天演习哥被临时抽调了你又不是不知道……快快快把我松开……”


“不松。”李懂在他嘴唇上方吐气,热而暖的丝缕吹过,“老——子——委——屈。”







《长本事了啊》一曜


PWP!





“李懂没想到会有人跟自己一样会在大半夜来冲凉,而且走近了才发现,花洒底下站着的人是顾顺。”  







《意外结合》日取月半


哨向 PWP!








《叮咯咙咚呛》易个球


一篇名字奇怪但很棒的文





他说,我想成为你的壁垒。

顾顺深深的看着他,眼睛里有阿拉伯的风与沙,他突然张开双臂抱住了李懂,李懂安静的回抱住他,他在李懂耳边轻轻说,你不用成为任何人的壁垒,你是你自己的壁垒。

你是蛟龙的眼睛。









《两次顾顺以为李懂发烧了,一次李懂真的发烧了》尖凉





在顾顺和李懂为数不算太多的肢体接触里,李懂的体温有两次很高。第一次是顾顺牵他的手,第二次是顾顺吻他的唇。




现在有了第三次。









《你准备好了吗?》泛银河系爆破荞麦馍





李懂需要抬头才能直视顾顺的目光。但他只是看着正前方。

顾顺在等李懂开口。他觉得自己的掌心有点湿润。这一双连续端着枪二十个小时都不会颤抖的手啊。







《给我一个吻》谁道破愁需仗酒





“顾顺,可以帮我一个忙吗?”


“嗯?”


“请你……给我一个吻。”







《你们在战场上也非得谈恋爱吗?》Elizo


哨向





最后两个字说完他眼睛笑的亮晶晶的,在那张灰头土脸的面孔上格外醒目,让人根本没法拒绝。


李懂的鸺鹠就这样也飞到了顾顺的肩膀上。







《层层》KtoZ





李懂把口香糖扔进嘴里,“猜这块口香糖是什么味道的,猜对了回答你三个问题。” 





《绵绵》KtoZ





“没有人能预料到未来会发生什么事,但是既然发生了那就直面它。逃避是没有用的,就像我跟你说在战场上子弹是躲不掉的,能做的就是在那颗注定躲不掉的子弹到来之前战胜尽可能多的一切。就算之后最终被这颗子弹击穿那我们也做了该做的。”顾顺的语气从进屋后就一直很柔和,“罗星也没有因此放弃自己的人生啊,重来一次他还是会那么做的,不是你的错,他也从来没有怪你。”





《呼吸在耳畔》世间怀花客





狙击手漫长的等待,都是为了一枪击毙。


  就像草原上的猎豹,目光狠准、爆发力强、精于忍耐,会跟随猎物跋涉千里,一路上蓄势待发,只为了,一击致命。







《请汇报你心的位置》It is vivid





“李懂,请你汇报心的方位。”


“什么?”


“你心的方位。”


“干什么?”
“我要狙击它。”





《假如给我三场情欲》一枪





然后他又重新拥抱他,一手抚摸着他的后颈,另手在他的后背轻柔无声地拍打。


你的主狙是我。


如同狮子的魔咒,这是来自尚且陌生的气息的占有欲,将他一举拉入领地内,呲着獠牙却掌心柔软。









《带甲》叶落知秋




 



那一瞬间,世界的喧嚣离他而去,他不知道未来将会怎样,不知道他还有没有康复的一天,这些他都没有想。


“我告诉自己,相信当下。”顾顺看着李懂,十分严肃。
“当下是你。”







《水汽》PIKA





提到水汽,顾顺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李懂。


李懂眼睛里的水汽,他见过很多次。


 


李懂的眼睛很亮,蒙上水汽却似罩层雾,眼尾吊着丝微红。


总让顾顺分神想到兔子。





《救命恩人》叶落知秋


花吐症paro





顾顺生病了。







《人间四月》南华_NAMWAH


温情PWP





      狙击手难得安静、满心欢喜地听他说完,打断了他有关拽的发言。


    “还是别被打了,我可能会心疼。”李懂最后下了结论,十万分笃定,“我现在有那么一点喜欢你了。”


    “何止是一点。”顾顺伸手把李懂揽过来,在他脸上亲了一口,“你爱死哥了。”







《五次顾顺以为李懂在向他索吻,一次他亲上去了》祁含章





     “李懂。”头盔碰着头盔,顾顺的呼吸正在观察员脸颊的绒毛上弹钢琴。


  他没有逃开。


     “我想吻你。”





《搜神记》墙纸





对于这个世界上的大多数人来说,这都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一天。

人们如常的工作,交往,聊天,或是陷入爱情。

顾顺也不例外。





《猫》墙纸





李懂变成了一只猫。

虎斑加白起司猫。





《失眠与可爱》上下片_冰冰冰柑虾





      顾顺最近有三件事不正常。


 


  第一,他觉得自己的副狙挺顺眼挺可爱。


 


  第二,他凌晨三点突然觉得自己的副狙挺顺眼可爱。


 


  第三,他失眠。







《喂猫》阿布汪汪汪





李懂这个小秘密一直藏得好好的,直到被顾顺发现。







《救赎》玖如


PWP!PSTD!





他已经耽误了太久,现在他的敌人终于暴露,他该出击了。他要争分夺秒地把他的观察员抢回来;他必须一击即中。 







《Appartenance/所有物》世界与你


ABO





李懂终究懂得了自己真正的恐惧与渴望。







《双狼》萧昱然


哨向





“操。”李懂深吸了一口气,“顾顺,能不能别让你的狼再趴在我的狼身上抖了?!”







《论拱白菜的纪实过程》404 not found


ABO





“樱桃甜不甜?”


“你说甜不甜?”


 


   这可着了顾顺这头大灰狼的道了。


 


“没你甜。”







《乞力马扎罗的雪》禾勿


正剧向未完结。





任务后的休整,关于活着的人如何继续活着。 







《我对象真好看》君生我未生


双视角花痴





顾顺还能做什么,只能抱着他的小观察员。看着他在自己的怀里安静地睡着,像一个虔诚的信徒一样吻他的额头,默默许愿







《当你养着一只10cm的李懂》_SleepWalker.





直到有一天顾顺早上醒来发现自己脸上趴了一个软乎乎的李懂。





《当你养着一只10cm的顾顺》_SleepWalker.





然而他失手把顾顺以一个完美的抛物线扔进了李懂旁边的废纸篓。


罗星发誓他不是故意的。





《交互抑制》slowburn


意识流PWP





“有些时候我也需要你闭上眼睛。”







《月色》枫林晚





      杨锐在心里想了一遍战术,包括怎么让顾顺拖住李懂不要将魔爪伸向除了糯米和芝麻以外的东西,让石头保护锅,让佟莉保护石头,让天线宝宝啊不是庄羽和陆琛出去巡逻,之后可以把李懂撵出去,方便自己打扫战场,至于他跟徐宏,负责快速地包好汤圆,好堵住李懂这个光会可爱的小可爱的嘴。







《恋爱循环》枫林晚





       你推理呀,像你这样的海外赤子,好容易回来,能不在第一时间,亲吻一下故乡的热土吗! 





《橘子硬糖》五月梅花





     顾顺依旧没有松手,他松了另一只手,去摸一侧的口袋,末了拿出一颗橘红色的糖,糖纸在阳光下折射出缤纷的颜色。

 “给你糖,我只有一颗。”

    李懂把糖塞进嘴巴的时候心想,橘子味的,真甜啊。







《很难猜》五月梅花





李懂最近陷入沉思。

新来的狙击手总是盯着他看。

他给石头发微信,说:顾顺是不是喜欢我?





《计划外》五月梅花




 



      一晚上顾顺被队友的微信刷了屏,每个人都好奇羞红脸冲出食堂的李懂到底答应了没。    





《安稳过个年》五月梅花





罗星正要让李懂看手机的时候,手机急促的震动起来。

对方来了电话。

罗星看见来电姓名是一个红心,一瞬间有一种丰收季节逢干旱的枯萎感。

我的弟弟,有秘密了。







《论接吻的作用》五月梅花





听说坦桑尼亚海军陆战队里,有一只编队研究出了新的狙击战术?

要狙击手和观察员配合?

哦,和我们蛟龙队借鉴的。







《谁喜欢你谁是狗》文盲专用小马甲





他挥舞着甘蔗不放心的大喊:“顾顺!好好照顾我家的小白菜!“


顾顺回头朝罗星眨了一下眼睛:“放心,哥最喜欢养小狗了。“


罗星一阵恶寒:“有病病?哪儿来的小狗?“







《四次李懂从顾顺眼皮底下逃走了,一次他没有》名叫翎歌的傻狍子


 


 



顾顺很不爽。


盯着糖罐子,咬咬牙使劲晃了晃,把好端端的糖块摇的七零八乱算是解气。







《关于一张照片的你和我》AKiiRA





顾顺现在就是这个王八蛋。
原因就是他惹得临沂舰上所有女兵同志的“舰宠”——李懂不开心了。







《下雨天》老秦人从不饶舌





 顾顺闭上了眼睛

 大雨啊你可多下点吧,别明天打湿了我的宝贝

 打湿了我的战友



 






《枪与花》冰霜哥布林





      周围的喧嚣在那一刻静止了。李懂慢慢地转过身,背挺得笔直,手上是缺了一个口的牛奶圆筒,却被捏得像冰凉刚硬的步枪,但他目光坚毅而悲悯,仿佛在黢黑的枪口插上了花。







《兔》移情别恋比翻书快


PWP!狂野情人au





       顾顺趴在李懂的耳边,湿热的吐息就这么撒在他的面上。然后,顾顺明显的感觉到了李懂的呼吸节奏产生了变化。虽然身子一动也没动,但还是让聪明的狼给发现了。


 


李懂在装睡。 







《上心》苍戾咕咕day


Alpha!顾顺 Beta!李懂





如果自己是个Omega,李懂想,幸亏自己不是个Omega。







《冷战》静思





顾顺很烦,特别烦,烦到想拎起枪突突突咣咣咣狠狙一阵发泄一下。 
  
手机又是一声清脆的微信提示音,顾顺狂躁地举起手机猛地一个深呼吸之后,点开就送了条语音过去——


说真的,你不觉得你管的有点儿多吗?







《背德之下》鹿蜀





“我说,杨锐,你那队员是铁打的还是钢焊的?床跟前栏杆噼里啪啦掉漆也算了,床板给我睡塌了是怎么回事?来训的又不只是你们蛟龙突击队,还让不让后头的人住了!”


“对不起,司务长,我回去开会一定严厉批评,一定严厉批评!”







《我喜欢你时的心理活动》事发之木





        “我觉得爱是我曾经想要触碰却又收回手。”


        “爱是软弱,是坚强,是等待,是成长,是每一颗子弹在风中画下的轨迹,是每一艘军舰在海上扬起的国旗。”


        “爱是我现在看着你,呼吸和心跳和你在同一频率。”







《退路》fanshanyueyun





      李懂没有再说,顾顺却都懂。他的憔悴,他的痛苦,他空落落望向远方的眼神,他都看在眼里,每一次,都让他心疼得不行。


      他知道直到现在,即使那个下午已经过去了很久,李懂还被困在那病房的方寸之间,没有走出过一步。







《是杏鲍菇还是肉》一颗杏鲍菇





顾顺笑嘻嘻地说:“这回是杏鲍菇还是肉?”


李懂紧闭着嘴,只是后悔刚才没有咬下顾顺的舌头。







《让他靠岸》五月梅花



“如果能早一些……”李懂说,“早一些知道……”


 


“不晚,一点也不晚,李懂。”顾顺说话的时候略带沙哑。


 


   这个世界上千千万万的人在相爱,可他们却在此刻发现没有比此时此刻更加幸福的瞬间。








评论

热度(2301)